残疾女孩谢环宇:射击让我遇到另一个自己

在近日闭幕的全国第十一届残运会上,20岁的德阳中江女孩谢环宇首秀一鸣惊人,在射击赛场斩获1金、2银、2铜,以5枚奖牌入选中国残疾人射击队。

11月2日,记者在绵阳见到了这位小姑娘。眼前的谢环宇一身黑色运动休闲装,头戴一顶黑色鸭舌帽,走起路来大步流星。如果不注意裤脚下露出的“小钢腿”,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位残疾人。聊起过去两年的经历,她连说“没想到”:“没想到我这么快振作起来”“没想到能站在全国赛场上,并且夺牌”……

2020年7月入选四川省残疾人射击队,全封闭训练仅仅一年多,谢环宇就迎来了射击生涯的首场大赛。

首次参赛,谢环宇最担心在比赛中因失误而留下遗憾,赛前一周内心充满焦虑,晚上经常睡不着觉。射击有个秘诀叫“有意瞄准,无意击发”,教练在对她进行赛前心理辅导的时候,似乎也用了这一秘诀,“他让我要抱着学习的心态去比赛。”

射击赛场瞬息万变,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谢环宇说,在SH1级女子10米气步枪立射资格赛后期,她的状态有所起伏,打出了几个9环,让大家都捏了把汗。“我放下枪,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动作和呼吸,重新端起枪,状态很快就回来了。”

而在决赛中,起初谢环宇排名靠后,她靠着过硬的技术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后来居上,超过两名国家队运动员获得铜牌。

“作为一名新人,第一次参加大赛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非常优秀。”赛后,谢环宇的教练沈杰赞不绝口。沈杰说,赛场上的谢环宇“沉着冷静,无所畏惧”,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这是一名职业射击运动员最可贵的素质。

说起两年前那场车祸,谢环宇总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就像谈的是别人的事。2019年8月19日,高考成绩出来后不久,她和几位同学外出玩耍,搭乘三轮车回来的路上,在经过一个路口时不幸被一辆大货车撞上。

手术后苏醒过来,看到自己失去了右腿,谢环宇把妈妈徐小琼支出病房,哭了一小会儿。“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认清这个现实后,还是有一丝失落。”

“一丝”并非逞强。徐小琼说,谢环宇出车祸后,自己一直强忍着悲痛,反倒女儿“很爷们儿”,安慰她“不就缺了一条腿嘛,安个假肢照样生活。”

身体残疾后,异样的眼光不可避免。有人问谢环宇在不在乎,她会开玩笑说:“我有点近视,看不见他们的眼光。”在她看来,只是行动起来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

2020年7月,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后,谢环宇来到德阳市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进行假肢适配和职业技能评估。综合服务中心的职业指导师苏俊对她进行了一系列动作测试,发现她的手、肩很稳,建议她去专业训练队学射击。

为了让她有身临其境的感受,苏俊还专门带她去位于成都的中国残疾人射击训练基地。“听到训练场上的枪响,我发现她的眼神发亮,精气神一下就出来了。”

当时,沈杰和基地的射箭教练都很中意她。在和谢环宇进行沟通后,沈杰发现她心态沉稳、不急躁,有想法也能直接表达。“不行,这孩子我要了!”最终,沈杰赢下了这场“抢人大战”,谢环宇也最终选择了从事射击运动。

在妈妈徐小琼的记忆中,小时候带女儿去公园玩,只要看到打枪的游乐项目,她就挪不动腿。“我有时候都不能理解,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喜欢打枪?”

不过,专业的射击训练并不是公园的游乐项目。谢环宇所在的射击队,队员们个个实力不俗,残奥会三连冠董超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年龄最小的队员,谢环宇不仅勤奋上进,而且悟性很好。“她很拼,训练很刻苦,善于将学到的东西融会贯通。”沈杰说,谢环宇在射击方面很有天赋,队里大家都叫她“天才小少年”。

全封闭式训练,很累也很枯燥。由于长时间握枪,谢环宇的手心磨出厚厚的茧,手腕经常痛到麻木。每当撑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自问“为什么要打枪”?“我喜欢射击,这是我经久不衰的梦想。”小姑娘一下子又有了信心和力量。

凭着这次残运会的优异成绩,谢环宇成功跻身国家队。能在短时间内有机会在各大比赛中接受磨砺,谢环宇为此感到非常幸运,即将站上世界大赛的舞台,她又有了崭新的目标:残奥会冠军。对准这个“靶心”,她说自己只需要“心无旁骛,用心体会扳机扣动的感觉。”

谢环宇,20岁,中江县人,残疾人射击运动员。两年前因车祸右腿截肢,她自强不息,练习射击,今年代表四川参加全国第十一届残运会,是四川省残疾人射击队年龄最小的参赛选手,凭借优异的战绩成功入选国家队。(周玉琴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余如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